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“前面有光了!”女记者亲历郑州地铁5号线生死救援

2022-09-28 10:01:42 3759

摘要:大象新闻记者 赵丹 付雨涵/文 除署名外均为受访者供图洪水如猛兽卷入车厢,灯“啪”的一声灭了。37岁的女记者、两个孩子的妈妈小佩至今记得,当时漆黑一片的车厢里的声音:“所有乘客跟我走,紧急疏散!”“一二三,推!”“用灭火器破窗!” “让老人...

大象新闻记者 赵丹 付雨涵/文 除署名外均为受访者供图

洪水如猛兽卷入车厢,灯“啪”的一声灭了。

37岁的女记者、两个孩子的妈妈小佩至今记得,当时漆黑一片的车厢里的声音:“所有乘客跟我走,紧急疏散!”“一二三,推!”“用灭火器破窗!” “让老人孩子孕妇先走!” “有人来救我们了,前面有光了!”

那是生死关头,普通人发出的真实的声音。

特大罕见暴雨于7月20日袭击中部平原城市郑州,积水涌入环形的地铁五号线上,500多名乘客被困在海滩寺到沙口路两站之间的圆形隧道里。

小佩作为亲历者,见证了随后展开的生命大救援。

(小佩回忆地铁经历时哭了。 大象新闻记者赵丹/图 )

暴雨中走进地铁5号线

暴雨中,河南广播电视台交通广播记者、主持人小佩和丈夫祝伟峰,走进郑州地铁5号线。

彼时是7月20日,河南郑州出现罕见特大暴雨的那天下午。她刚暂停将近一天的采访报道,准备坐地铁回趟自己的妈妈家,把湿透的牛仔裤换掉,再坐地铁返回单位待命。

(7月20日,工作中的小佩。)

暴雨天气出去采访,对于在交通广播工作15年的小佩来说,稀松平常。因为越是极端天气,越是交通线口记者发力的时候。

早上,小佩因下雨乘坐地铁赶到单位,得知当天节目是应急直播,所有记者和主持人都要到路上打探积水和路况。

她先和一路同事到二七广场踩点,回到台里已是下午1点50分左右,原来安排的一场直播临时取消了。

小佩给单位领导联系,主动请缨给自己另派一些任务。“这个时候(暴雨)不能置身事外,我在办公室里是坐不住的。只有出去了,心里才踏实。”

(小佩在7月20日暴雨当天工作。)

她随后又接到采访任务,去中原路和西四环查看积水情况。从位于纬一路的单位步行至紫荆山立交桥,她和同事发现,紫荆山的积水已经很深了。

(小佩的工作群,受访者供图。)

发回报道,乘坐地铁1号线赶到西流湖站,小佩发现开往河南工业大学方向的列车停止运营,又发了一条报道,提醒市民注意。然后,她又和同事去建设路百花路查看积水。

(小佩的工作群,受访者供图。)

结束以上工作,大概是下午5点多,浑身湿透的小佩决定先回趟妈妈家换衣服,再回单位待命。

她先乘坐地铁1号线到二七广场站,之后换乘3号线到海滩寺站,准备再换乘5号线。

如果不是上了这趟列车,2021年7月20日这天,应该是她15年的职业生涯里,很普通的一天。

地铁里怎么可能出现积水?!

当天下午5点45分,小佩和来接自己的丈夫在海滩寺站一起汇合后,上了开往沙口路方向的5号线。

进入车厢,小佩发现当时的地铁客流量适中。按照往常,3分钟左右就可以抵达下一站,但是才走了大概2分钟,地铁突然停了,广播里反复提醒临时停车。

“当时车内的人很镇定。”小佩回忆,她透过地铁车窗看到了隧道内比较深的积水。

等等!地铁里怎么可能出现积水?!出于职业敏感,她觉得不太寻常。

车停了大约四五分钟,她看到高高瘦瘦的列车长,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包,从车厢中部大步流星穿过,往相反方向走去。还没等小佩醒过神来,两分钟后,列车开始往海滩寺方向返回。

疑惑再次增添一层,但是她当时并不觉得惊慌。

列车往海滩寺方向开了2分钟左右后再次停止,小佩“瞬间看到水漫到车厢内”。

列车长再次出现在车厢。他高高举起手,拼尽全力喊道:“所有的人跟我走!现在是紧急疏散时间!”

小佩随着人群,在列车长的指引下,走到了紧挨着驾驶室的一号车厢。她记忆犹新:车厢内的两扇门都打开了,通过踏板,一脚就能跳到轨道旁边约60公分宽的应急步道上。在隧道里,大家左手紧紧抓住铁质抓手,人贴人,往沙口路方向慢慢挪动。此时,他们旁边的列车隧道已是滚滚洪水。

突然,前方又一个声音传来:“往回走!”大家再次折返回车厢。

小佩看到车厢门口聚集了一群男士,还有地铁救援人员,把返回的乘客挨个接引到车厢。

(小佩丈夫帮助乘客返回车厢。)

小佩的丈夫祝伟峰本来已经返回车厢,他又下去帮忙拉人。“门口好多男士都在帮忙拉人,我老公说再不赶紧把大家拉回来,随时可能会被冲跑!”

所有人暂时安全后,大家发现列车驾驶员驾驶室中门是打开的,水拼命往里灌,水位已到膝盖的位置。

一位男乘客手动关闭那扇门,他突然大喊“我的手快被夹断了!”旁边几位男乘客拼命帮忙推门,喊着“一二三、推”的口号,大约推了几十下,才勉强推开一个手指的缝隙,拉出男子的手。

那个瞬间,小佩第一次感受到恐惧。

第一条求救信息

小佩开始求救。

“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最后一条微信了。”7点32分,她带着哭腔的一条求救视频,在朋友圈和微博里同步传出,“所有应急、消防,请救我们!我们被困在5号线隧道(海滩寺—沙口路站),请扩散!车厢内的水到胸部了!我已经不会说话了,求救!SOS!”

(小佩于7月20日晚上7点32分发出第一条求救信息)

视频记录了地铁内当时的场景——车内的和车窗外面的积水都在拼命翻涌。可以听到车厢内略显嘈杂,大家都在用手机往外界求援。

事实上,这段视频是小佩拍摄于7点17分,但是她没有立即发出来。身为记者,她知道自己发出求救意味着什么,最终选择发出来,是想到车厢里有几百个乘客的生命。“我也是给自己的父母一个交代。”

当时她就一个念头,一定会等来救援力量。

7点33分,小佩又发了第二条求救信息:“几百个人啊!时间就是生命!”

7点46分,她更新第三条,“我在地铁,水快到脖子上了,求助!”

(小佩当天发出的求救信息)

第四条:“手机没电了。”

然后她没有再更新朋友圈。

这几条视频和图片,都是她在紧张至手抖的情况下,随意从手机里扒拉的资料图。

小佩回忆,在7点32分发完第一条求救信息后,她就立即拨通了单位的24小时值班电话,并告知自己丈夫的电话,同事安抚她立即联系救援力量。

接近晚上8点,消防的电话打到小佩丈夫的手机上,小佩立即同步给车厢内的乘客:已经联系上了消防,很快会有人来营救我们!

“前面有光了!”

在封闭空间内动弹不得,面临积水、氧气稀薄等极端环境,人的身心会受到极大考验,等待的每分每秒都是煎熬。

车厢内,有人开始向家人交代银行卡号和社交账号密码。

“当时我自己的心理状态是从紧张、恐惧到极度恐惧。”小佩说。发出求救信息后,她感觉自己无法呼吸、头是懵的、说不出来话,“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缺氧。”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在救援力量到来前,如何自救?

当时车内外水位有很大的落差,车厢外较车厢内的还要深。乘客有两种意见,一部分人提议把门砸开,让外面的积水进来,这样与车厢的水平行,虽然危险但是总会有人能逃出去;另一部分人的意见是不能开这扇门,把水再放进来,也许一个人都逃不出去。

生死关头,谁也不知道谁的决定是对的。

就在这时,又有人提出砸车窗,让空气进来。有人立即响应,问怎么砸,有人答用灭火器!

有个男子拿出灭火器,用力砸了大概七八分钟的模样,甚至灭火器的干粉味道都喷出来了,但是车窗纹丝不动

后来,在他的不懈努力下,车窗终于被砸开一个洞。“哇,一股新鲜空气进来了。”小佩忍不住想喊出来。

随后,乘客纷纷效仿,连续破开几个洞。

小佩还发现一个特别振奋的现象——水位开始下降了。而且这时她又接到消防人员电话,称马上就到,她赶紧把好消息告诉大家。

大概过了五六分钟,她听到有位男士惊喜地喊道:“我看到前面有人过来了,前面有光了!”

当时那位男士声音特别大,“谁的手机有电,让救援人员看到我们!”

地铁里一片漆黑,借着乘客手机微弱的灯光,小佩看到救援人员的身影。那一刻,“觉得自己能活下来了。”

“让老人、孩子和孕妇先走。”

救援人员的到来,让被困乘客看到希望。因为洪水冲刷,车厢已经移位,距离月台还有距离,救援人员挨个救出乘客。

“让老人、孩子和孕妇先走。”人群中不知谁的提议,小佩听了一愣,“这不就是电影里的情节吗?”

当时有孕妇举手:“我是孕妇。”还有抱孩子的乘客走上前来,大家接力帮忙抱出孩子。小佩一扭头,无意中发现后面的一位年轻女孩几近晕厥的模样,赶紧上前托住女孩的包,在救援人员的帮忙下转至安全地带。

越来越多的乘客被救出,站台站满了人,但是秩序井然,没有人大喊大叫。有救援人员问:谁可以留下来当志愿者?小佩答:“我可以。”她看到包括站台保洁大姐也加入救援当中。

她看到有位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男孩,一直在救援,给情况严重的乘客做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。一个人忙不过来,还现场教乘客,小佩也跟着学习,试着救援其他乘客。后来她得知男孩是刚到郑州人民医院工作的于逸飞。

小佩至今记得,当发现个别乘客没有被救活时,于逸飞显得自责、痛心。“他指着自己的胸口说,我今天第一天上班,我知道我当医生的意义是什么,不就是救活他们吗?”

小佩上前拥抱了一下于逸飞。“我说弟弟你是英雄,你太优秀了,我太佩服你了。”

小佩还记得另外一个医生乘客,为了救人把自己的衣服都甩在一旁,“他觉得衣服都碍事。”

这些刚从生死线上走过来的陌生人,在危难时刻互帮互助,抱团取暖。“当时就觉得彼此很亲、很近,我们彼此信任,没有把对方当成抢夺生命资源的对手,而是朋友亲人。”

小佩的丈夫祝伟峰也坚持到救援最后。“我是先出来的,他在后面协助救援,最后他和两位民警一直在车厢后面寻找有没有遗漏的乘客,一直到最后才出来。”

“爸,我被救出来了!”

7月20日晚安全获救之后,小佩借手机给父亲打了个电话。

(小佩报平安)

“爸,我被救出来了。”

“呀,太好了!”

小佩觉得焦灼等待的父亲高兴得仿佛要跳起来。

“爸,我还在站台帮忙。 梦梦爸(小佩丈夫)还在救人,我等他出来。”

“好!”

深夜回到家里,13岁的大女儿和邻居家的小伙伴在家。小佩冲到女儿房间抱住她说:“梦梦,妈妈回来了,我和你爸爸都安全。”

女儿说:“妈妈,我就知道你们能回来,你们那么好,好人不会有事的。”

小佩还看到一张小字条,上面是女儿的小伙伴写的:“美丽小佩阿姨、帅气的老祝伯伯,梦梦很好,非常担心你们。”

(小佩女儿及小伙伴留的纸条)

下面是自己的女儿字迹:“爸妈,回来洗澡,厨房里每碗水都能喝。”

(小佩女儿给妈妈留的纸条)

女儿担心她的手机进水没电,特意把家里的一部手机给充满电,又留了一个字条,叮嘱妈妈早点睡。

事后再回忆起当时的细节,一直冷静叙述的小佩忍不住泪如雨下:“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两个孩子!我妈妈帮着照顾一个孩子,另一个孩子还未成年,如果我遇到不测,只能都拜托给他们了。”

7月20日回到家里,小佩惊魂未定,邻居端来香喷喷的炒米也无法下咽。对外,她是记者,一个始终不忘自己职责的记者;对内,她是爸爸妈妈的女儿,是两个孩子的妈妈,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。

整个被困过程中,她哭了一次,就是在水位不断上涨、自己感到险些窒息的瞬间。“觉得就要告别这个世界了,永远不能再相见了。我留恋这个世界,留恋我的父母和孩子。”但是,又是这种求生的信念支撑着她,一遍遍向外界求援,一直坚持等待。

当天,丈夫和孩子给小佩整理被淋湿的物品,她觉得恍如隔世,“如果不是救援人员及时赶到,如果不是全中国的人在为我们祈福,如果不是很多力量都汇集到一起,也许这些就是遗物了。”

“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尊重”

一屋子同行在等待采访小佩。这是她被救援之后第N次接受采访。

她感觉像一场梦一样,采访别人不是自己的工作吗,怎么反过来了?但是,她愿意以亲历者的身份,还原自己见证和观察到的过程,想郑重地感谢那天晚上遇到的每一个人。

“我一直都想通过镜头感谢,感谢全国每一位网友,感谢当时车厢内互帮互助的陌生人。是大家把我们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,是大家救了我们这几百条生命。”小佩说,当时大家在车厢里表现出来的勇敢、冷静和无私帮忙,让她由衷感到骄傲,“我们特别亲、特别近。”

7月22日晚,小佩回到广播大厦,来到自己的工位岗位上,当天撑开的伞还在过道里,桌上的苹果已经发皱了,散乱的资料摊开在电脑前,一如她未曾遇险的样子。

“还能够重新回来工作,真好!”

出现在大家面前的她,大眼睛,瘦瘦高高的,提着一个大包,头发扎成马尾。整个叙述的过程她没有笑容。

经此一劫,小佩颇为感慨:“人啊,只有在极端情况下,面临死亡时,人性最真实的一面才会展现出来。”

“因为我是从死亡线上被救援人员拉回来的一个生命,以后会更加珍视生命,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尊重。”

这几天,小佩一直在关注河南暴雨的情况。她会因为救援人员的一句笑容,一句“别哭,我们来了啊”,受助群众一声“谢谢”而泪流满面。

7月24日,郑州难得放晴,知了又在窗外鸣叫,这座城市正在有条不紊地恢复秩序。但是,还有很多考验在前方,部分兄弟城市仍旧在努力对抗暴雨。小佩也已经整理好心情,重新开始投入工作。

7月24日下午,河南省召开第三场防汛应急新闻发布会,发布全省汛情救灾情况。截止到24日中午12点,郑州市全市因灾停电小区已经通电301个,郑州主城区因灾停水小区1864个,已恢复供水1577个,25272座基站已经全部恢复,移动通信网络全面恢复正常……

和重振旗鼓的小佩一样,这座城市正在慢慢复苏。

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